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> 山西乡土文化诗 > 散文精品 > 文章内容

“老样子炒面”来了

作者: 李维康 来源: 乡土文化诗 时间: 2017-11-09 阅读: 在线投稿

煤油灯

“来一份老样子炒面,妈,老样子炒面又来了”,我刚踏门进去,出于礼貌她看我笑了一下,低头玩着王者荣耀进到厨房里。苗姨在厨房应到“好的,知道了”。 “老样子炒面”!母女两个似乎已经达成默契了,似乎只有我一个常客,每次都是打包一份“铁板炒面”带走。

杭州近些日子,闷热的像火炉,要每日洗澡才行。苗姨每次总是贴心地说“在这吃吧,凉快些,回到家不也还要开空调嘛”,我总是要带回家的,边看电视边吃。于谦的三大恶习“抽烟”“喝酒”“烫头”,我都没有,我只是喜欢看电视。五个晚上把《特种兵》系列,《特警力量》扫了一遍。明明已知道结局,还是喜欢看这种军旅的题材。可能对于男人来讲,总有一个当兵的梦。也因为剧中有现实生活体验不到的情愫。

“老样子”,当听到这样的词语,总感觉过了很久,一个半月,不长也不短,不知不觉就这么过了。还是一个人孤星赶月,还是一个人守望夜空,星宇并未有幼年的老家耀眼璀璨,光芒四射。惆怅还是老样子,抑郁还是老样子。时光已逝永不回,往事只能回味。我多想家还是老样子,父母还是老样子,透风的屋梁上住一窝燕子,停电的时候晚上属于烛光,烛光随风摇曳,影子时长时短。夏日的午后,拉着水车去坡地里栽红薯幼苗,去施肥除草,在田间的树荫下休憩,望着头顶的烈日骄阳,彤云密布,望着雨后青山映彩虹,湛蓝的天空飞禽列队。傍晚的时候,天还很亮,花蝴蝶和蜻蜓到处飞着。天色变暗,萤火虫飞舞着发出明光。我不会忘了正午聒噪的知了,长长的工具早已备好,也不会忘了峭壁间的蝎子,带着探灯和夹子,看到它们四处逃窜既小心又兴奋。

时空不会停留在童年的梦幻,成年人的游戏更刺激惨烈。没有硝烟的思想战火,比枪炮的威力更加震撼。父母的皱纹爬上我的额头,我从未真正睡过,也从未真正醒过。

「过去的日子,总是美好!」


上一篇:美景之为美景,乃是有过"美人”的造访 下一篇:屈原投江的纪念里 寻访戴望舒的雨巷

相关阅读

发表文章

最新评论

更多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