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> 山西乡土文化诗 > 散文精品 > 文章内容

我在村里度过的童年(五)

作者: 李维康 来源: 乡土文化诗 时间: 2018-05-09 阅读: 在线投稿

“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切都处于变化当中”,这一句充满了哲理意味的话,经历过时间的验证,也为更多的人所崇尚。但似乎在一个资本扩张、经济高涨的当下,人们更多地是在求变,而忘却了当初由何而来,由何而变。于是,在喊了几十年的创新之后,世间又把遗忘的“初心”重新捡起,砥砺前行,勿忘初心。

人不能忘本,心不能忘恩。我的童年生于农村,长于农村,在农村泛黄的风沙里,在农村清新的雨雾里,尘封了太多愉快的记忆。我的远行,让家乡的父母日夜牵挂,我的远行,让家乡的田地几经风霜。而在那风霜里,是父母那渐渐佝偻的身影。时光似箭,岁月屠刀,斩不断数载乡愁,斩不断乡情悠悠。

“一切都是瞬息,一切都将会过去”,于是有人以为“过去”就真得成为“过去”,而不晓得“那过去了的,终将成为亲切的怀恋”。即将而立之年,猛回首,忆往昔,千头万绪,该当从何说起?年近尾声,瑞雪迎春,那就说说那童年的雪,说说那一片北国风光,满目苍茫。

自古以来,吟诵雪景,唯毛润之一人大气磅礴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先来温习一首《沁园春·雪》:

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。望长城内外,惟余莽莽;大河上下,顿失滔滔。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,欲与天公试比高。须晴日,看红装(银装)素裹,分外妖娆。

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。惜秦皇汉武,略输文采;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。一代天骄,成吉思汗,只识弯弓射大雕。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

此词作于红一方面军1936年2月由陕北准备东渡黄河进入山西省西部的时候。作者在1945年10月7日给柳亚子信中说,此词作于“初到陕北看见大雪时”。

陕西与山西,素有秦晋之好,具有悠长的历史,两地地形一致,仅一条黄河为界,部分地区所用方言一致,从当时的延安(今西安)到今天我的故乡翼城约两到三个小时车程。这《沁园春》所描画的雪,与我家乡的雪,便是同番景象。

诗仙李太白有一句“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”,描画的是山西之雪;山西籍诗人王维有一首《观猎》,有一句“草枯鹰眼疾,雪尽马蹄轻”,描写的是今陕西临潼县;唐玄宗天宝六年,吏部尚书房琯被贬出朝,门客董庭兰也离开长安。当年冬天,高适与董庭兰会于睢阳(今河南商丘),便写出一句“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”,成千古绝唱。

除了雪,还有冰凌。淮河以北,河水冬季结冰,三晋之地,大河小溪,冬日结冰,有冰凌悬于房檐屋顶,悬崖峭壁,较为高大的树木。2009年12月22日,记者曾拍摄壶口瀑布下游河槽中的流凌。

冬逢大雪,满目苍茫,银装素裹,寒风凌冽。某年雪积盈尺,厚达九岁童膝,行步甚艰,有人手耳通红,冻得肿胀发痒。也有童无惧寒冬,打雪仗,堆雪人,冰上行走,好不快活。纯洁之雪,揉团而口含之,可饮之。有野兔窜于雪野之地,设机关逮之,收获也丰,可供待客之享用,味道鲜美。天气渐暖,积雪融化,顺流而下,汇于浍水、汾水,待春来灌溉,有助新年丰收。


上一篇:Rum doodle:超越极限,认知未知的自己 下一篇:毛玻璃(一)

相关阅读

发表文章

最新评论

更多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