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> 新闻中心 > 哲学断想 > 文章内容

焦虑是思考者的常态,忧郁是诗人的情怀

作者: 李维康 来源: 乡土文化诗 时间: 2017-11-09 阅读: 在线投稿

神经

有一些问题是历史性的,在过去有所谓对错,在当下可能也有所谓对错。过去导致了现在,有选择吗?似乎是有的,但又好像没有。换朋友,换圈子,换工作,换住所,所有这些真的是自己所选的?性格在其中占据多少比重?主观多一点,还是客观多一点?是基因使然,还是后天环境使然,或是各种说不上来的生化反应?种种偶然事件的发生,让我更确信世界的必然性。这些是哲学的我要去考虑的。

作为一个具体的人,我在生活上,事业上,感情上,都是不及格的。我不知道我的朋友中间,有没有人羡慕过我的生活状态,有没有人欣赏我一丁点儿的优点。但我自觉,朋友们都对我的“假大空”敬而远之。我确实更多的时间独自发呆,有段时间思考都觉得疲倦了。我是可以一个人独处的,也会经常猛然地陷入对另一个人的思念和幻想里。我的世界更多时候是抽象的,扭曲的,因为我不是坚定地信仰任何一种主义。而是在这些主义间寻找未知的主义。我不知道你们如何确定世界的真实,有没有对世界的怀疑。有没有醒来恍如隔世,有没有往事历历在目,有没有在脑海里播放无序的记忆而跳跃了因果的定律。我是有的,我一定是忘记了一些事情,更新或死亡了些脑细胞,懒惰的细胞多了点,身上的肥肉多了点,创想的激情少了点。这已然是我的现状,我想这种现状必须要变一变,虽然依然不知道走向的对错。或者对错都是局限在某一个时空里。为了探索真理,每一个实验性地宇宙都存在合理。

当一个灵魂在抽象的时空与具体的时空中来回切换,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游离,在物质与精神间寻找平衡,在自由与制度之间徘徊,就经常陷入一种焦虑。李静说:“焦虑是一种好情绪,与愤怒比起来尤其是。愤怒的其实是对自己无能的控诉,而焦虑则是和自己目标的距离。我们必须承认,人每天都会处在焦虑中,只要他有超越自己的想法,而舒适和幸福不过是焦虑当中的插播广告而已。”我说,焦虑是思考者的常态,忧郁是诗人的情怀。对于不断探索未知规律的人来说,焦虑是推动思考的催化剂。对于常人来说,也不过是种情绪,至于好坏,我不清楚。因为我常常处于焦虑中,而这焦虑来自具体的生活,也来自生命的批判。在多元文化的当下,没有一种主义能够完整诠释世界。于是在这些主义间摇摆,寻找未知的主义。

我之所以是现在的样子,是因为,多年以前,我想知道的答案,没有人知道,或者有人知道,但那时候信息闭塞,没有沟通的可能条件。客观地讲,我天生带着一种怀疑的目光审视世界,对于太多东西,都没有搞得很清楚。对于具体的生活来讲,太明白的生活不美,对于好奇心来讲,不清楚的问题,让你无法安眠。平行宇宙,量子力学的理论与概念,距离一般人的生活很遥远,很少人能够体验到这种荒谬的感觉。物理学家法兰克迪普勒认为,根据量子力学我们有无数分身生活在平行宇宙。法兰克认为分身都会在各自的平行宇宙中成真,而当给“我们”进行观察测量,多处存在的你我会结合成单一的结果,你我在一个宇宙中只有一个地方才看得到,从我们的角度来看,观察的举动会消灭其他可能性,只有你观察的时候,才能看见确定的相。想象一下“你180度看到的视角,而背后是一片虚空的感觉,当你向后转身,看到另一边,之前的前方成为背后的虚无”。从微观上的实验可能更容易接受,一颗原子同时存在两种状态,一种震荡,一种静止,同一个物体在不同的时空同时存在。一个物体既在A处,又在B处,在绵延万里的真实世界,我们经常只能看到A处或者B处,因为人的肉眼视野又局限性。所以,从一种平行思想的模型,按照非此处即彼处的常理,总有一处感觉虚无,也可以说是客观上的在转换成主观上的不在。


上一篇:虚实真假相对言,有用无用各自观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

发表文章

最新评论

更多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